室内空气治理

  


 
当前位置: 博奥首页 >> 公司新闻
[今日说法]本期话题:拿“绿卡”的污染企业(2007年4月4日)

    

湖南省茶陵县米江乡是个美丽的地方,迎春的油菜花正盛开,有翠绿的大山、宽阔的河流,然而和这如画的风景紧紧相邻的一座小山上却是寸草不生。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树木茂密,还有许多野生动物,而现在这一切只能留在记忆中了。刘奇勇刚刚36岁就去世了,村民们都怀疑刘奇勇的死和铅冶炼厂有关,因为刘奇勇承包的鱼塘就在铅冶炼厂边上,他常在这里守夜。


  2006年9月,刘奇勇被查出患肝癌晚期,过了一个月就死了。刘奇勇死亡后,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到湖南省的医院去检查,果然发现血铅含量超标。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父亲一样都常喊头疼、肚子疼、性情急躁,并且不只是他们一家,村里很多孩子都有相似的症状,有些孩子激动起来会用手打自己的头,家长们看在眼里十分心疼。


  不久,村里就传出爆炸性新闻,一拨又一拨的村民带自己的孩子到湖南省的医院检查发现有铅中毒的情况。正常人血铅低于每升100微克,但记者看到37张孩子们的化验单全部是高血铅,其中10名孩子血铅含量达到250微克以上的中度铅中毒,另有2人属于重度铅中毒。医生说,铅进入人体以后会沉积在骨髓里,对于人的损害表现在容易烦躁,注意力不集中,和同龄人相比智力较低。


  刘浩,2岁,才18斤,血铅含量每升336微克,中度铅中毒。刘旭,4岁,血铅含量每升304微克,中度铅中毒。刘航,9岁,血铅含量每升579微克,重度铅中毒。另外,住在冶炼厂周边的一些大人也被查出了铅中毒。铅冶炼厂已经办了14年,记者来到这个厂子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已经停产了。在乡干部和村民的带领下,记者在冶炼厂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儿。


  村干部一边带记者参观一边解释说,厂里烧原材料产生的烟最后通过一个红砖砌成的通道排走了,而且全部是浓黑的烟雾,十分呛人。厂子的水处理池因为年久早失去了作用,废水直接顺着墙外的水渠流到了河里。自从去年11月孩子们被纷纷查出铅中毒,厂子也被关闭了,可村民们还是忧虑地听说这个厂以后可能要改炼锌。而且刚过完年,厂子的大门口又贴上了崭新的对联:家业兴旺,财源广进。似乎表示还想要大干一场。


  村里的一位老大爷快70岁了,每天都要到离家1公里的地方打水,至少往返两趟。其实农民过去都吃自家水井里的水,因为担心污染,不敢吃了。村民们说去年12月,市里面的环境监测部门来人取了很多水和土的样本,可是 4个月过去了,也没人告诉大家结果。他们托记者拿些样本,到北京检验。目前,铅中毒的孩子们纷纷在长沙的医院进行排铅治疗,一些人病情已经有所控制。


  主持人:据说这一家铅冶炼厂现在是关了,但是厂子好像又在计划着下一步要改炼锌,而且可能设备规模包括它的生产工艺似乎不会有太大的提高。


  李恒远:1996年6月,国务院就发出了 《关于环境保护若干问题的决定》,这样的土法炼铅是必须淘汰的。11年过去,他继续生产了十几年,这显然是监管部门没有尽到有效的监管的责任,即使它把铅停了改为炼锌,仍然是属于土法炼锌设备。因为锌也跟铅一样,也造成污染,铅和锌都是属于低沸点的金属,所以绝对不能再换汤不换药来处理这个问题。


  这个应该对污染负责的企业老板叫刘福生,记者找到离冶炼厂不远的村子里刘福生的家,可是据说他早不住在这里了,刘福生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有什么事他就派手下的人处理。铅冶炼厂挨着两个村子,周边有上百户村民,村民们不敢吃自家水井里的水,也不敢吃自己种的蔬菜和粮食,这些情况茶陵县的有关部门是否知道,有没有放在心上呢?


  县环保局副局长说,当地的水质没有问题,土壤含铅比较高。这个情况还是村民反映上来他们才知道的。实际上,记者了解到这个铅冶炼厂每年要给县里缴税130万,而对于这样的纳税大户县政府还给他发了“绿卡”。这个 “绿卡”可以保护名为复兴冶炼厂的铅冶炼厂2005年和2006年两年不接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扣车、检查、罚款和摊派。发“绿卡”的单位是茶陵县优化经济办公室,记者电话对这个办公室进行了咨询。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绿卡”的事情。


  在“绿卡”的庇护之下,对一个按国家相关规定早该淘汰的企业,从县环保局2005年起的检查记录看,就是一味要求它立即整改,而一直到发现村民铅中毒企业也根本没有整改。自从村里的孩子被查出铅中毒后,铅冶炼厂的老板拿出8万元作为村民的医药费,但是村民们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记者采访时,正巧碰到乡里和村里的干部于是邀请村民一起就现存的问题对话。


  村民们集中反映的第一个问题是认为县医院连检查血铅是否超标的条件都没有,他们希望能到省一级的医院检查治疗。另外,对费用问题大家意见也很大。村民们拿出两份撕碎又拼起来的协议,说冶炼厂答应给住院治疗的人出治疗费,不用住院的人出200 400 600元不等的营养费,但要拿钱就得签这份协议,以后不以任何理由找冶炼厂。协议被愤怒的村民撕成了碎片。农民反映的第三个问题是对未来的担忧,他们希望能改善这里的水质和土壤,以便继续进行农业生产。


  村干部说,环保局和卫生局已经派出工程师对水和土壤进行检验,需要经过一个周期结果才能出来。但是一个周期的时间是多长只能问职能部门。商谈的最后结果农民们并不太满意,也许检查和治疗费是有希望让铅冶炼厂老板支付的,但是铅中毒对孩子健康造成的发育迟缓、智力下降等影响是不可逆转的。而且水和土究竟能不能放心使用,县政府迟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使得农民们心头笼上了一层阴影。


  主持人:现在村民很多都出现了这种铅中毒的状况,包括这个孩子,谁应该对于这样的一种后果承担责任?


  李恒远:当地的人民政府应该对当地的环境质量负责,造成污染的这些企业首先是必须去消除自己的污染,第二,对污染所造成的危害必须负责赔偿,包括治疗以及其他辅助性的一些措施。


  主持人:已经得病的农民或者说怀疑自己可能得病了,但是在当地医疗条件下没法检测出来的农民,他们要求到一些更好的医院去看病,这个他们的选择权利有没有?


  李恒远:过度的排铅对身体也是非常不利的,你没排干净等于没排,所以说这种情况下既然它不具备条件,所以应该允许他到具备条件的医院里去作进一步的排铅。从甘肃徽县我们也做过调查,当地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到了省里的医院去进行排铅,有效的解决排铅问题。


  主持人:农民是以土地为命根子的,他如果失去土地的话,未来的生活生产怎么办?


  李恒远:铅在土壤里残留的时间很长,因为它没有一个降解的过程,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将对我们农作物的生产造成铅的污染,所以政府应该要制定一个统一的规划,而且要有一定的投资来解决土壤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的记者从当地的农民手里接过了他们取来的一瓶水样和一包土壤的标本,尽管我们知道这个取样的过程是并不规范的,而且这个取样的标本也不能作为最终认定数据的样本,但是我们还是对这个水和土壤进行了初步的检测。水的问题不大,但是土壤当中铅的含量确实超标了。但是我们通过这样的举动并不是要用我们的数据来说明什么问题,而是想传递当地农民的一种心声,我们当地的环保部门能不能够尽快地将这个水和土壤相关的检测结果告诉大家,让大家对未来的生活 有一个更好的规划和预期。




责编:王姗姗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一路国际商会大厦b座710室
电话:0755-82985887 82985915 82985979   传真:0755-83023269
邮政编码:518048 web:http://www.szboao.com  粤ICP备12065853号

版权所有:深圳市博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